BET9-论坛讨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7|回复: 0

“文艺分子”任素汐:演自己是最难的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7

主题

47

帖子

1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发表于 2020-1-29 05: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任素汐在公众的印象中是一个文艺分子,做了十多年话剧演员,《半个喜剧》是她上映的第6部电影。她出演的电影角色往往能给人深刻的印象,在《驴得水》中她诠释理性又荡漾的“张一曼”,在《提着心吊着胆》里她呈现过见钱眼开的“顾小姐”,在《无名之辈》里她挑战轮椅演戏,在《银河补习班》里她演绎了内心坚韧的母亲,而《我和我的祖国》中,她饰演痴心女子。最新上映的《半个喜剧》是最贴近她本身性格的一部电影作品,她坦言“演自己是最难的”。
采写_本刊记者 刘倩


任素汐的最新电影作品《半个喜剧》同她的大银幕成名作《驴得水》相比,更商业一些,作为这两部电影同一主要创作团队的一员,任素汐觉得主要是影像风格上有差别:“两个故事核心其实说的一个事儿,导演团队也觉得《驴得水》表达没有尽兴,我们都想继续把这种表达进行下去,拍完《驴得水》我们就感慨,下一部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要给人希望啊!”一个人做了正确的选择才可能有美好的结局,在《半个喜剧》中,主创团队终于传递出了这一价值观。
作为话剧舞台演员出身,任素汐通过电影《驴得水》中的“张一曼”一角,打开了电影艺术创作的大门。在这之后她的主要表演创作精力都放在了电影上,关于演话剧还是演电影的选择,任素汐考虑的不是“市场”,她说:“这几年我接到的电影剧本都要比话剧剧本好看,如果不继续演电影对我来说太可惜了。”关于选戏,她更在意自己的感受本身,她觉得一个创作者首先得弄明白他要向这个世界说什么,其次才是别的。任素汐告诉本刊记者,周申导演有一个一贯的创作方针“不去操控人物和事件,让人物和事件具有生命力地流淌”,这是任素汐喜欢的演戏方式,《半个喜剧》的电影剧本形成基于正式开拍前好几个月的磨合实践,那时也没有真正成型的剧本,导演把演员放在创作情景里,让演员高度地和角色性格部分契合,演员生活在这个情境里流淌出来的台词,导演来做筛选,最终形成剧本。任素汐举了一个例子,《半个喜剧》里有一场在酒吧的酒后台词,任素汐说的是,“我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样,我快三十了我能不知道么,我撞撞看嘛,撞不死我就还撞,我OK的吧?”这是生活中任素汐自己说的话,“这就是我的价值观,角色需要了,我就无条件把我生活中的话拿出来用。”



不少观众看开心麻花的戏往往会拿电影和话剧来比较,比如《驴得水》和《半个喜剧》的电影故事都是脱身于话剧作品的。任素汐对两种创作方式有着清晰的认识,“话剧舞台的真实是概括的真实,而电影的真实是具体到细节的真实,是真正的生活中的真实,所有的话剧作品搬到电影银幕上之后,很多人会觉得怎么原封不动地搬?其实改动特别大。真正的话剧里制造的矛盾冲突所有不符合生活中的真实的东西,我们全部都会在电影改编中替换掉。这个工作量很大,不太明白的人可能不会觉得差别很大,其实差千里。”尽管任素汐认为话剧和电影是不同的艺术,但从她自己的表演层面来说,不论是演电影还是演话剧,她的表演方式都没差别,她自己演话剧从来也不拿腔拿调地演过,没觉得在话剧舞台上她就要“起范儿”式的处理演技。
演完《驴得水》之后任素汐在接受采访中说:“我依然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话剧舞台上的演员”。有了更多的电影拍摄经验之后,这两年任素汐没怎么演舞台剧了,当下的她笑笑,“现在所以这句话我说起来也没有底气了。”





南都娱乐×任素汐
“对拿奖没有太大祈愿,表达是第一位”
南都娱乐:你会觉得电影的舞台更大吗,比如在许多国际电影节,你也是通过电影让更多人熟知你。
任素汐:
哎哟,实实在在和你说,对拿奖这个事情我真的没有太大的祈愿,当然一个作品能够得奖肯定更好啦,但其实首要的我们是想做表达,我要和这个世界说话,这真的是更要紧的,这个表达能够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同得奖,很好,但我们不会为了拿奖做表达。表达是第一位的,让更多人看到是第二位的。
南都娱乐:你更看重的是你每演绎一个作品之后回馈给自己内心的东西?
任素汐:
没错,每一个作品都像一面镜子一样反过来照自己,好好照了之后继续往前,一步一步走需要不断照镜子。



南都娱乐:你觉得在《半个喜剧》里你的演技有突破吗?
任素汐:
我感觉有,《半个喜剧》里我饰演的这个角色是我演过的作品中,最贴合我本人性格的,但演自己是最难的,松弛地演自己很难,首先得对自己够了解,其次得知道拿自己的哪一部分出来展现,这两件事巨难。还好周申导演是这方面的行家,他能够帮演员甄别,我觉得《半个喜剧》里所有的演员都没有掉链子,都抓住了最真实的自己和角色的瞬间。在我们正式开拍前的磨合中,我们就要做到把角色吃得透透的,真正的电影拍摄现场我们再寻找现场中能够锦上添花的鲜活的东西。
南都娱乐:哪些戏份拍起来是让你感觉困难的?
任素汐:
我骂孙同是狗的那场戏就拍了很多条,最难的不是台词,难的是交流对象和行动的问题。那场戏拍了4天,我们虽然是顺拍,但每天都是新的每天情绪的起点都不一样,后来我开始每天重头演一遍,得保证自己每天的情绪都是充沛的。
南都娱乐:你骂“孙同”是“郑多多”的“一条好狗”,这也是你生活中的台词吗?
任素汐:
这部戏里大部分的台词,都是我们在排练厅里做即兴练习时流淌出来的,大家觉得OK 的,就把它记下来,形成剧本,生活里也会有说“狗”的时候。



南都娱乐:你自己对爱情怎么看?怕被催婚吗?
任素汐:
我自己觉得大龄未婚女青年不算是个事儿,所以我也很难给出什么建议,我觉得被催婚这件事特别不重要,不能凑活啊,凑活是没有好结果的啊,真的,相信我。我一直比较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我也很明确,我没有办法骗自己。
南都娱乐:但是在《驴得水》里导演投诉过你拍床戏“保守”?
任素汐:
那不一样,你说的是那场床戏我的大力胶都贴到了我的脖子吧?那是我第一次拍电影嘛,现场还有很多灯光老师、道具老师等等,我有点不知所措,在精神层面上我是没有问题的。
南都娱乐:选择角色方面你似乎没有太多顾虑?比如《驴得水》里的张一曼就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人物。
任素汐:
哈哈哈,你说的这种争议的顾虑我不怕,我是干啥来的,我就是来演戏的嘛。天天演高大全有啥意思?
南都娱乐:你和孙同成为情侣的那场戏,从酒吧到家里的两次表白,你觉得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有怎样的区别?或者说,一醉方休的表白,和厨房烟火的表白,对于爱情来说是质的差别?
任素汐:
这些谈恋爱的戏我都挺喜欢的,我们拍戏的时候,我们都想方设法要从对方身上找我们喜欢的东西,因为那才是真的,不能说跟这个人演情侣都不熟悉,异性吸引力的谈恋爱戏我们都是即兴的。我感觉酒后不能表白,不然第二天容易后悔,(记者:微醺的时候表白呢?)也不好,日常的生活也不是一直微醺的,如果日常理性的时候达不到你想和对方表白的那个点,我觉得还是差点意思。(记者:你觉得真正的激情不需要外界的刺激对吧?)真的不用,这不准嘛。



南都娱乐:《半个喜剧》实际上也讲述了一个北漂的故事,你自己也是从外地来北京打拼事业的,你现在会有漂泊感吗?
任素汐:
我其实一直都漂着,但我没有漂泊感,我漂着是事实,我现在户口也不在北京。我热爱的事业一直在支撑着我,虽然难但是很快乐,让我重新选我也不会选择回家找一个类似“文化艺术中心”呆着。
南都娱乐:拍了电影被广大观众熟知之后,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吗?
任素汐:
拍电影给我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工作节奏上的,我拍了一个电影其间就不能去接别的舞台剧,话剧和电影很难完美结合到一个时间,这让我感到比较遗憾这两三年都没怎么演话剧。演电影和演舞台剧都让我很爽。



南都娱乐:我们也看到你在拓展一些更加商业化的电影,你对未来的职业道路有怎样的规划呢?
任素汐:
接下来我又要进入一个比较难的角色,我会用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它。现在话剧的好剧本也很少,我现在更多的去演电影是因为到我手上的电影好剧本要比话剧好剧本多,我只是需要角色的质量,以及我能不能驾驭这个角色,如果我不能,我也不会接。
南都娱乐:你自己有做导演的打算吗?
任素汐: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对自己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厚,我慢慢觉得自己是一个能专注一件事走到头的人,导演需要一个宏观的能力,我这个能力几乎是零。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这个能力,也会去做,目前没有。
南都娱乐:你会如何给自己充电?
任素汐:
我去得最多的就是博物馆,我比较喜欢历史、人文的东西,我推荐大家去北京的“恭王府”。你会发现里面装金银财宝的屋子玻璃都是不一样的玻璃,有些是扇叶状的,有些是元宝状的等等,和珅根据窗户玻璃来判断自己的东西藏在哪间屋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BET9

Powered by 九州团队 X3.4 © 2003-2018 九州娱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